< < 旧版 English

研究咨询
专题调研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研究咨询>专题调研
中俄农业发展规划国内调研情况概述
发布日期: 2018-04-28 发布单位: 农业农村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 浏览量:

  为落实中俄总理定期会晤委员会农业合作分委会第四次会议共识,加快《中国东北地区和俄罗斯远东及贝加尔地区农业发展规划》编制工作,我中心调研组于近日分赴黑龙江、内蒙古、吉林、辽宁开展调研活动,深入了解该区域我走出去企业参与对俄农业合作的情况、需求和诉求,获得第一手规划资料。

  一、调研基本情况

  吉辽调研组先后到了吉林省长春市、延吉市和辽宁省沈阳市,分别召开了三次座谈会,参加座谈会的部门有省(州)农委、省(州)发改委、财政局、商务厅、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海洋渔业厅、农垦局、畜牧局、省农科院、农业大学、吉林大学、中俄协会、两个省重点对俄农业合作企业和机构;实地考察了吉林省珲春市口岸、新晟工贸有限公司、辽宁省沈阳威云果品有限公司;参观了图们江中俄互市商品展示贸易中心。听取了各有关部门领导和企业负责人对俄合作情况、问题和建议的汇报,了解到两个省多年参与对俄农业区域合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政府高度重视,编制了规划,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主动引导省内企业参与我部农业走出去行动,采取有效措施为企业走出去创造条件,取得了一定效果,两个省发挥地缘优势,依托农业资源禀赋,积极开展对俄农业合作与开发,园区建设得到稳步推进,农业科技交流得到深化,农产品贸易得到发展。

  黑内蒙调研组赴黑河市与满洲里市开展了多层次、多方位、多渠道的调研。调研组考察了满洲里恒升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满洲里对外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满洲里程琳贸易有限公司、北丰公司、天运公司、顺兴公司、华之宝等企业,深入中俄农业合作的生产车间一线,聆听了企业负责人总结的经验与教训;赴黑河口岸、满洲里口岸、满洲里综合保税区、黑河中俄自贸区等开展调研工作,了解中俄商品互市基本情况,掌握市场需求与农产品贸易行情;在满洲里、黑河、哈尔滨等地多次组织召开对俄农业合作座谈会,即聆听了省级针对中俄合作的全局性汇报,也在地方开展中俄合作的典型案例分享中收货了先进经验,还详细了解企业发展情况和实际问题,为企业参与中俄合作“切脉”。

  二、对俄农业合作情况

  (一)吉辽调研组

  吉林、辽宁省与俄合作都有一定的基础和经验,希望进一步加强中俄农业合作。两省均已建立省对外合作联席会议制度,各成员单位对中俄农业发展规划编制工作表示支持。在配套方面,吉林有中俄交界的珲春口岸,可通过陆路、铁路与俄开展粮油及蔬菜、水果等农副产品的进出口贸易。辽宁利用科技和冷链物流优势与俄合作密切,省内的科研单位和高校已经与俄科研部门共同建立联合实验室,研究大豆、玉米和小麦等农作物品种,畜禽疫病防治等技术;利用对欧海运、铁路冷链线优势,将中国特色蔬菜和水果出口到俄远东地区。

  科技合作方面,吉林农科院开展了与俄罗斯等国家的农业技术合作工作,在植物生防技术、农作物品种资源研究利用等领域取得了良好开端。目前主要是落实签署科技合作协议的实施工作,围绕省农科院重点研究领域及吉林省农业发展需求,开展科研人才培训及国外高新技术人才引进,加强与俄罗斯农业领域的合作交流。辽宁近两年来执行推进与俄罗斯的农业科技创新转化项目、推进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粮油作物种植示范区建设项目,在种质资源交换培育及种植技术的推广应用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其中2012年以来,辽宁农业科学院陆续与俄罗斯国家农科院特种农作物研究所、俄罗斯国家农科院卡巴尔达农业科学研究所等单位建立了科研合作机制。截至2017年底,省农科院与俄罗斯签署各类科研合作协议5项,邀请专家40余人次来华参与学术交流、试验示范,派出专家参与项目洽谈、合作研究20人次,建立联合实验室2个,依托申请执行农业部交流合作项目2项,国家外专局重点引智项目4项,引进各类作物种质资源5000余份。

  (二)黑蒙调研

  黑龙江与内蒙古对俄合作积极向好,由自发期迈进成熟期,开发规模不断扩大、合作层次逐步提高。

  黑龙江作为对俄合作最活跃的省份,省内中俄边境线长达3000公里,15个口岸相连,对俄合作优势得天独厚。2015年以来,黑龙江省备案的对俄农业投资项目29个,累计中方投资11亿美元,绝大多数为租赁土地从事农业生产。省内企业分别与俄罗斯阿穆尔州、滨海边疆区、犹太自治州、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等远东10个州、区政府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农业合作关系。近年来,中国企业在俄罗斯境内种植的大豆、玉米等农产品大量回运到国内销售。其中自俄罗斯回运大豆的比重占回运农产品近九成,黑河、同江、绥芬河、东宁、逊克、萝北为进口回运大豆数量较大口岸。黑龙江 “走出去”企业对俄农业合作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土地租赁,在俄罗斯租用土地进行种植;二是劳务合作,由俄方提供土地,中方提供农艺师、农民等相关人员进行合作种植;三是股权投资,以合伙人的身份通过股权合作等方式进行合作种植。目前,黑龙江省对俄农业开发合作又发展到新的阶段,探索出“企业+农垦”的合作模式,利用“走出去”企业丰富的对俄合作经验和资源,结合黑龙江垦区世界领先的现代农业生产管理技术和设备,在俄罗斯建设农业产业合作开发园区,“走出去”企业在境外有着良好的发展势头。

  内蒙古满洲里对俄合作历史悠久,充分利用省内外、境外丰富的农业资源和劳动力,建立境内外农产品生产基地,一些企业与俄方成立合资企业,发展农产品种植、加工,以俄罗斯优质油菜籽为原料,进行资源回运、保税区内落地加工,实现农业资源的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同时,果蔬出口也是满洲里对俄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2017年菜果出口40.4万吨,同比增长26%;创汇2.55亿美元,同比增长14.7%;口岸仓储面积达到12.46万平方米,其中恒温保鲜库面积5.3万平方米、普通仓储库面积6.36万平方米、加工车间0.8万平方米,口岸农产品仓储基地服务功能与设施日臻完备。

  (三)关于俄超前经济发展区

  2013年,俄联邦总统普京在国情咨文中首次公开提出在远东和东西伯利亚建立超前社会经济发展区,鼓励国家和民营企业的资源去开发,将在远东和东西伯利亚建立超前社会经济发展区网络,超前社会经济发展区具有进行包括出口在内的非原料生产的特殊条件。同时,超前经济发展区内新建企业享受五年内免除矿产开采税、地税和财产税,以及对于高新技术生产而言非常重要的——保险费优惠税等特殊优惠政策,在建设许可、连通电网、通关的手续等方面创造与亚太地区关键商业中心具有竞争力的营商条件。

  在“超前发展区”内实行特殊法律制度,包括土地使用特殊制度;制定租金优惠税率;税率优惠和保险费优惠;国家监督特殊制度以及市政监督;区内提供国家服务;采用自由海关区的海关手续;采用经济合作与发展部门中最发达国家的技术和卫生规程;吸引外国专业人员到超前社会经济发展区进行劳务活动的可能性;在超前社会经济发展区内的技术调节。此外,对入驻超前社会经济发展区的企业实行一系列政策优惠,在亚太地区国家经济特区中该区在利润所得税、运输及物流费用、能源费用、工资所得税、办理建筑许可证的时间、接通供电系统的时间、支持出口措施、保护知识产权、员工收益率、供货单位收益率等方面都享有最优惠条件。 2015年起远东超前社会经济发展区启动。目前在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阿穆尔州、堪察加边疆区、撒和林州、雅库特共和国、犹太自治州、楚科奇自治州已有14个超前发展区,其中,滨海边疆区共3个,米哈伊洛夫斯基、纳杰日金斯基和大石头城超前发展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共2个,哈巴罗夫斯克和共青城超前发展区;阿穆尔州共2个,别洛戈尔斯克和阿穆尔河沿岸超前发展区,其中别洛戈尔斯克超前区农业综合体已于2017年投入生产;萨和林州2个,山间空气和南方超前发展区,主要开展旅游度假、农业生产等项目,犹太自治州1个,阿穆尔兴安超前区;堪察加边疆区1个,堪察加超前发展区,分3个地块:海港、南方、帕拉通卡;萨哈共和国(雅库特)2个,“坎加拉瑟”工业园和南雅库特超前发展区;楚科奇自治州1个,白令戈夫斯基超前发展区。这些超前发展区在招商引资上面也各有侧重,包括物流、能源、工业、农业、休闲等,如滨海边疆区超前发展区主要侧重于物流和工业生产领域。此外,2015年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被批准开放为俄罗斯首个自由港。 

  三、对俄农业合作中存在的问题

  四省(区)对俄开展农业合作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也存在着融资难、软环境差、生产资料供给困难、人力资源支撑不足等问题。在走访企业互动中,了解到相关企业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和贝加尔等地开展农产品贸易和投资的最新进展情况,相关企业对参与对俄农业合作愿望强烈,探讨了中俄农业合作的优势互补和存在的突出问题。此外,还专门邀请了几个在俄罗斯投资失败的项目负责人,介绍了对俄投资切身体会、教训和关注点。从内部因素看,国内服务体系不完善,在法律咨询、投资担保等提供服务的机构少、服务尚不到位,在俄中资企业未形成合力,多是单打独斗;从外部因素看,俄罗斯是遵守法律、法规的国家,但是我方对俄罗斯相关法律、政策研究不够,因为语言问题,基本不懂、不了解,都知道俄罗斯市场潜力巨大,但是缺乏开拓能力,过度依赖国内市场,经营不规范,风险巨大。

  另一方面,俄罗斯农业生产基础设施落后,交通运输条件较差,物流仓储设施不足,农业农田水利、农用道路、仓储加工设施建加工物流等服务业发展落后。以俄罗斯远东地区为例,远东地区土地多属于荒地,普遍缺乏水利灌溉设施,土地开垦成本高,企业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大。远东地区公路和港口设施不完善,物流通道不畅,外运农产品困难。同时农产品在俄罗斯境内运输成本高、运输效率低。

  四、体会和建议

   (一)对俄农业合作积累的经验为农业走出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东北四省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畜产品、水产品生产基地,具有先进的技术、丰富的劳动力和雄厚的资金,这正是俄方所期盼的,而俄罗斯丰富的土地资源和自然资源,正为我们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双方开展农业合作具有很强的互补性。如吉林省多年来一直是我国开展农业领域多双边国际合作与交流的重点省,是对俄农产品贸易与投资最多的省份之一。基于多年参与农业对外合作,在有效组织企业走出去,应对各种企业诉求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在组织涉农企业“抱团出海”,特别是以企业联盟形式参与对外农业产业链建设认识独到,对俄农业合作态度积极、愿望强烈,至上而下形成了企业联动、整合资源、优势互补地参与走出去,尤其是境外农业产业链建设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二)中俄农业发展规划利好农口企业走出去。鉴于俄罗斯受西方制裁多年,经济发展倒退,国家基础设施薄弱、政策稳定性差、技术和资金缺乏,对农业不够重视,农业资金投入极少,而农业产业投资大、周期长、回报率低的特点,以及很多企业投资俄罗斯项目失败的教训,促使我农业走出去企业迫切需要寻找了解当地情况,与当地政府部门有良好合作且能够提供法律、政策、融资帮助的合作伙伴。建议从国家层面做好规划,促进中方在俄农业投资企业享受与俄农业企业同等优惠政策;同时建议俄方对中国农业园区建设过程中,对基础设施建设申报审批方面提供便利的一站式服务。

  (三)建议建立中俄农业合作交流平台。中俄农业合作前景广阔,但始终是中热俄冷,我们的方针是力求主动,推动俄与我合作。可以借鉴中德农业中心、中波科技中心、中德农业科技合作平台等模式,加强中俄国家层面的合作机制建设。通过交流平台,了解到双方地方政府间农业最新政策、法律法规、市场等方面信息,积极为双方投资企业搭建政策、法规、市场需求等提供服务,为境外合作企业及时准确地提供双方市场动态信息服务,实现境内外农业政策、经济信息互联、互通、共享。

  (四)加强建设中俄农业合作示范项目。加大国有企业对俄农业走出去支持力度,为我农业企业在俄构建健康营商环境。充分利用国有企业资金技术优势,特别是融资优势,采取国企带头与俄方合作,先处理好中国企业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将两国农业合作支持政策落地,打造一批具有产业集聚能力和示范效应的大项目,再有序引导民营企业和个体商户与俄方合作,促进抱团发展。建立四省联动的对俄农业合作管理机制,在政策制度上统一标准,在服务管理上统一协调,为走出去的各类主体提供一站式服务,提高沟通、交流、服务、投资的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