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旧版 English

研究咨询
研究动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研究咨询>研究动态
德国畜牧业发展情况及启示
发布日期: 2019-05-16 发布单位: 农业农村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 浏览量: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现代畜牧业建设,我国畜牧业发展也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不可否认,我国畜牧业依然存在着环境污染、疫病压力大、生产效率不高等问题。如何将我国畜牧业由传统向现代加快转型,实现我国畜牧业的可持续发展,是我们面对的重要问题。德国等欧盟国家在畜牧业可持续发展方面一直走在世界前列,学习参考他们的成功经验,将对我国畜牧业发展实践及政策制定等提供参考。 

  一、德国畜牧业可持续发展策略的重点方向 

  德国是世界上畜牧业最发达的国家之一,畜牧业生产和服务体系完善,畜产品供给充足。针对当前畜牧业可持续发展目标,德国政府主要从动物福利、环境保护以及市场需求三个维度来制定发展策略。 

  (一)更加关注动物福利 

  目前,德国畜牧业发展进入了高度重视质量,稳定甚至消减产量的时期。动物福利是保证产品质量的重要因素,德国政府对动物福利工作推动力度很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支持农场主保证动物福利。首先,在欧盟法律框架下,德国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推行动物福利。德国在1993年颁布了《动物福利法》,1998年进行了首次修订。在2002年,德国将动物保护及动物福利的条款纳入了基本法修正案中,这是世界上首次以宪法的形式确定动物福利,为德国动物福利法的执行提供了最高的法律依据及最强的法律效力。其次,德国2016年起实施了动物福利标识政策。申请到这一标识的农户,可得到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补助。而消费者则可自行决定,是否愿意花更多的钱购买福利猪肉。调查显示,德国89%的消费者对政府推行的动物福利标识做法表示欢迎,79%认为应该强制执行。再次,由于欧盟法律越来越严格,如欧盟规定自201311日起强制进行母猪群养,从201911日开始禁止无麻醉阉割等。德国政府也开始联合地方政府设立专门的科研项目支持高校和企业进行猪舍再设计、公猪去膻味育种、耐粗饲育种、长寿育种等方面的研究。最后,德国政府还积极与农业协会和动物福利组织合作,完善养猪业动物福利指南,对企业和农户提供专业的咨询服务等,加快推广动物福利。 

  (二)更加聚焦环境保护 

  环境保护是德国畜牧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立足点。目前,德国推进畜牧业可持续发展、保护生态环境主要从三方面入手。一是限制抗生素的使用。欧盟从2006年开始已经禁止将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的使用。德国2014版《药物管理法》,对在牲畜饲养过程中使用抗生素进行了具体规定。监管部门将根据抽查情况分析用药频率,如果发现用药过于频繁,饲养者就必须与兽医共同调查原因,并采取相应措施减少抗生素的使用。如果出现了用药偏多的迹象,饲养者则要与兽医共同制定减少使用抗生素的行动计划并提交有关部门。二是限制施肥。德国对施肥的总体要求是地下氮产生与消耗平衡,核心要义是实现以综合养分平衡管理(Comprehensive Nutrients Management Plan,简称CNMP)。德国《肥料法》对畜禽粪便等有机肥施用量、施用时间、粪便贮存时间等有明确规定。规定每公顷土壤可施入的畜禽粪便氮的总量不超过170公斤/年,磷的总量不超过250公斤/年。2019年,德国将出台新的法律对灌溉施肥量计算方式进行规范。三是减少氨气排放。欧盟法律法规对于废气排放的标准要求很高,要求畜牧业生产必须减少氨气的排放量,这就意味着不能养更多的畜禽。如果畜产品价格不增高,就无法保障养殖者的收益。因此,德国现在将动物福利与减少环境污染的措施进行联合应用。在减少饲养量的同时,通过调整供求关系、增加动物福利标识,来提升较高价格畜产品的接受度,以平衡生产者的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 

  (三)更加注重消费引导 

  无论是动物福利还是环境保护,与动物生产成本的控制都存在一定的冲突。如环境保护要求单位面积内的饲养量要减少,因此会增加额外的成本。同样,改善猪舍结构也会增加成本等。但为了畜牧业可持续发展,动物福利与环境保护已经放在优先位置。因此,德国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引导消费升级,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接受环境成本增加带来的较高价格畜产品。通过各种渠道宣传,目前70%-80%的德国消费者希望了解食物成分、原产地、保质期以及产品是否以公平或环保的方式生产。80%的德国人都希望在出售的食品上加上动物福利标识,有43%的人愿意花更多钱购买有这类标签的食品。在注重宣传的同时,德国在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时,首先以消费者为本,保证消费者购买的质量是可靠的,同时,还针对动物保护者的不同角色、不同领域、不同因素制定不同政策,采取不同策略、不同对话,相互协调,争取社会对畜产品的接受度、动物福利的接受度和认知度,以期达成社会共识。 

  二、牧场落实国家可持续发展策略的具体做法 

  (一)普瑞格尼泽尔猪业股份有限公司农场 

  该农场建于1970年,十年前被现股东购买并开始进行改造。目前存栏1400头基础母猪,年平均出栏42000头仔猪和育肥猪,母猪头均生产30头商品猪,整场仅6个工作人员。其在柏林有15家专卖店,通过“环保+福利”联动宣介,每公斤猪肉比普通猪肉价高20欧分,每头猪多收入15欧元以上。 

  1.落实动物福利要求有利可图 

  该场目前已获得了德国食品与农业部颁发的动物保护荣誉,从3年前就开始在动物福利方面实行了仔猪不断尾。采用这种方式后,工作量有所增加,还增加了青贮饲料和垫料成本,但由于产品价格较好,也得到了可观的经济效益。目前,农场已达到动物福利的三个层面标准。欧盟立法层面,其猪场妊娠期不用限位栏;质量安全标准层面(KS标识),其肉价格提高0.2欧分。动物福利标准(ETV标识,屠宰场、加工厂、农场主、协会共同制定的标准)层面,其肉价提高6.8欧分。 

  2.执行环境保护要求不断创新 

  在环境保护方面,该场的创新之举是建立猪厕所。该厕所由大荷兰人公司设计,设有厕所、活动区以及卧躺区三个不同区域。厕所缓慢移动,定时每小时移动30cm,然后停止,间歇性移动。尿液直接漏出流走,粪被刮运走,然后对尿液进行浓缩,减少排放,粪便集中处理生产有机肥。此外,该场还与大学合作研究氨气与支原体的关系,并在猪舍严格执行废弃物的排放标准,如育肥舍氨气浓度小于0.8ppm。对猪舍小环境的改变也带来了生产水平的提高,环境改善后,猪应激减少,饲料利用率提高。该场全面禁用抗生素,并由国家有关部门抽样监管。 

  3.做好疫病防控从不懈怠 

  在疫病防控方面,该场有非常严格的兽医记录,政府也会定期抽查。疫苗的注射程序由有资质的执业兽医联合制定。目前,德国对建设猪场的法人资质有要求,对从事去势、断尾、处死等的人员要求有资格证书,而且必须经过培养才能上岗,对一般工作人员没有资质要求。针对口蹄疫和非洲猪瘟,该场也有专门的预防措施与预案,如采用封闭圈舍防拦麻雀,由专业服务人员处理老鼠,尽可能切断疫病传播途径。 

  (二)卡尔施塔特普罗汀农业合作社 

  该合作社存栏奶牛1300头,650头基础母牛以及青年牛,泌乳牛年均产奶量达到9.8吨。该合作社在合作模式、环境处理、数据收集等方面都值得借鉴。 

  1.切实保护社员的利益 

  合作社成立于1990年,由3个合作分社、54个成员组成,主要经营农业公司、耕地、牛奶生产、母牛养殖、鱼育种及再生能源生产等。其牧场直接对接Arla食品公司,每年向Arla公司提供1200万公斤的牛奶。合作社与Arla食品有科学的定价机制,牛奶基础定价为32欧分,如果达到非转基因及相应的卫生和营养条件,可以得到额外补贴6欧分。此模式下,奶农的利益可以得到很好的保障。此外,由于合作社由多个不同行业企业组成,有效利用了资源,还可以使生产效益得到有效的放大。 

  2.推进资源循环利用 

  合作社3900公顷耕地与草场,基本可以自给自足,有足够的养殖废弃物消纳能力,耕地中有400公顷可以用来灌溉。合作社目前共有三个沼气发电站,每天发电880度,牛舍舍顶上安装了太阳能发电器,三个光热太阳能发电器每天发电280度。沼气发酵所产生的热量,一部分出售给邻近的禽场,另一部分用于非洲鲶鱼的生产(维持水温28度)。不同于本地区的其它合作社,该合作社每年还生产35吨鱼肉,其鲶鱼直接由农场出售,6个月体重能由10克长到1.8公斤,经济效益较好。 

  3.普及精准饲喂技术 

  合作社目前有完善的数据收集系统。每头犊牛都戴有电子项圈,每天的吃奶量与吃料量等都会被监测记录下来。而每头母牛和种公牛都有完整的电子系谱。母牛每天的产奶记录也都被收集整理用来指导生产,如果母牛连续几天产奶量少于20公斤,即被淘汰。合作社所有母牛与种公牛的综合育种值都基于基因组数据计算,其可靠性远高于常规育种值。 

  (三)德鲁培训与研究基地 

  该基地建于1891年,是汉诺威兽医大学的试验研究基地。基地占地230公顷,不仅有牧场,还有黑麦、甜菜、油菜地及草场等。基地既发展生产维持运转,也为大学研究提供支撑,还为学生提供试验条件。该基地主要有三个特点。 

  1.所有试验生产都考虑动物福利 

  基地拥有猪、牛、羊、蛋鸡、肉鸡、火鸡和北京鸭舍。在进行试验和生产的时候,均会考虑动物福利。如在禽舍中采取铺设木屑、纸等措施,保证鸡爪不发炎,减少鸡的痛苦。由于不能断喙,每个禽舍都有禽玩具并定期更换。单位面积饲养量符合福利标准。在猪舍中不设限位栏,不允许断尾与去势。目前正在研究注射酶制剂化学去势。牛舍的个体单位面积也依据福利标准确定。 

  2.着重培养接地气的学生 

  作为汉诺威兽医大学的试验研究基地,每年接收250名学生前来进行实地试验。学习期限为10天,在这10天中,学生做的都是与生产相关的试验,从兽医采血做起,涉及饲养、饲料检测等实用性强的工作。这与我国农业院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很少接触生产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 

  3.每种生产都进行模式比对 

  为了更好地进行教学与科研,基地每种动物的生产都会采用两种模式。如牛舍会采用限位栏与“橡胶垫+空地”两种饲养模式,挤奶时会采用挤奶机器人和常规挤奶模式。蛋鸡舍会采用散养与笼养两种模式。猪舍会采用普通产床和自由产圈模式,育肥猪也会分成10头和8头两种不同的饲养密度。在兼顾生产效率的同时,探索不同生产模式的优劣。不仅可以积累数据,对科研有所帮助,还可以让学员学到更多的养殖知识。 

  三、思考和启示 

  当前,我国畜牧业已进入由传统向现代加快转型的关键时期,推动质量兴牧、绿色兴牧、品牌强牧,实现畜牧业产业兴旺成为行业发展的主旋律。通过对德国畜牧业的考察和研讨,有以下六点思考和启示。 

  (一)应加快动物福利法规和技术研究 

畜牧业可持续发展是世界大趋势,我国畜牧业可持续发展面临的问题德国也经历了。在畜产品有效供给问题解决之后,我国消费者也开始关注畜产品的生产过程和生产环境,开始关注动物福利是否得到保障。从国际贸易角度来看,越来越多的发达国家将动物福利作为进口农产品的技术要求,甚至利用这些标准作为贸易壁垒,限制违反本国动物福利要求的产品进口。我国在动物福利方面也开展了一些工作,如2008年颁布了《生猪人道主义屠宰技术规范》,旨在针对屠宰过程中尽量减少猪的痛苦。2014年发布的《农场动物福利要求猪》标准,引入了国外先进农场动物福利的理念,制定了中国生猪福利指标。目前,我国开展动物福利的组织是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中国分会。2018年,该组织在杭州举办第二届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大会,标志着中国动物福利开始起步。由于起步晚,我国动物福利的各种政策法规还很不完善,标识标准还是空白,应加快研究制定相关规范和标准,逐步建立健全具有中国特色的行业标准体系。如果这些动物福利标识制度和标准制定出来并逐步实行,就可以用市场的办法解决很多问题。 

  (二)应注重技术模式总结和推介 

  推进畜牧业的生态化运营,实现资源的高效配置,做到污染的有效控制,是畜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前提。在本次考察中,德国的猪场采取自繁自养自销一条龙模式,同时配套小型肉食品加工场及销售店进行产品开发,并有大量的土地消纳粪污,将猪肉的生产、加工、运输、储藏等环节联系在一起,延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让企业与生态环境的利益都最大化。牛场采取多产业合作社的模式,加速了科学技术在畜牧生产中的应用,畜牧养殖专业合作社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条和系统,合作社把原来松散的畜牧养殖模式组织起来,使养殖户的利益得到保证。我国也应注重产业模式的总结和推介,更好应对环保压力增大和生产成本增加,促进整个产业协同发展,增强抗风险能力,实现生产生态双赢。 

  (三)应加大畜牧科技支持力度 

  我国目前的生产效率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如我国目前生猪MSY仅有17-18头,而德国达到30头;奶牛平均产奶量7吨左右,而德国达到9.5吨左右。生产效率差距的背后是科技水平的差异。德国现在由家庭牧场到规模化牧场的升级,不仅体现在畜舍结构与饲喂设施等方面的改进,其生产与育种的专业化使生产效率及育种水平也得到极大的提升。同时,德国大部分农场已将数据应用到指导生产管理上,对饲料进行优化,对环境自动检测,通过数字化实现管理的现代化。此外,很多新技术如物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也都在尝试应用。与国外相比,我国的数据保护程度更低一些,可得到的数据更多,应用起来的效果也会高于国外。我国畜牧业应在基因组育种、数字化应用及人工智能应用等方面加快推进,力争弯道超车。 

  (四)应高度重视动物疫病防控 

  德国在疫病综合防控中全程实行可追溯管理,病畜的治疗信息需上传到网络管理系统,以便信息追溯。同时,政府与企业的职责明确,规定所有养殖者均有定期接受培训并对规定病种进行上报的义务。在此基础上,德国农业部门还实施风险分类监管与评估,所有屠宰场、养殖场、加工厂的病死畜禽都要统一收集、集中处理。德国还拥有完善的动物保险制度,重大动物疫情发生后,养殖场除了能得到保险公司的赔偿外,还可得到欧盟补助。针对非洲猪瘟,德国正在建设过境隔离网来防止野猪入侵,足可见其对疫病防控的重视程度。我国的一些做法也与国外类似,但保险补贴制度与国外相比不够完善。此外,我国对重大动物疫病的基础免疫也存在工作漏洞,对重大动物疫情的监测与报告细节也有待改进。我国应及早开展前瞻性工作,将大数据技术逐步用于动物疫病暴发预警、辅助监测、应急处置等,提升重大动物疫病防控能力。 

  (五)应依托中德农业合作平台打造畜牧业可持续发展样板 

  全国畜牧总站自2010年实施中德畜牧业技术创新项目以来,在农场管理、饲料配方设计、疾病防治、遗传育种等方面技术合作均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并逐步拓展到养猪场环境保护领域[7]。德国联邦食品与农业部高度重视与中方开展畜牧业合作,在技术合作的基础上,积极开展“中德农业中心政策对话——环境友好型畜牧业可持续发展政策”活动,从技术、法规到政策开展全面合作。我们要抓住机遇,积极落实中德两国农业部关于开展可持续农业领域合作的共同意向声明,以实施中德畜牧业合作二期项目为重要抓手,推动德国可持续畜牧业的先进理念、技术和模式在中国落地见效,打造一批种养循环的畜牧业发展新模式,树立一批产业转型升级的新样板,为畜牧业可持续发展提供借鉴。 

  (六)应适时整合各类涉牧展览会 

  当前我国畜牧业相关展览会数量之多在世界范围内少见,但大部分展会规模小、功能单一、影响力有限,受到企业和市场广泛认可的展会为数不多。各种涉牧展会“你方唱罢我登场”,很多展览时间只有一天,极大地浪费了资源,增加企业经营成本,甚至成为一种负担,没有发挥应有的效果。应当借鉴德国EuroTier国际畜牧展的成功经验,加大政策引导,适时整合各类涉牧展览会,集中产学研等行业各方面优势资源,聚焦产业突出问题,创新办展形式和手段,丰富展览内容,举办高水平的畜牧业展会,培育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强的畜牧业展会品牌,为展示行业成效、推动行业交流、促进畜牧业高质量发展搭建更大的平台。 

    

  (中德农业中心张弦发表于《世界农业》201904期,内容略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