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旧版 English

研究咨询
研究成果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研究咨询>研究成果
边境县参与“一带一路”农业合作分析与展望——以新疆吉木乃县为例
发布日期: 2020-06-09 发布单位: 农业农村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 浏览量: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我国各地区全面提升开放型经济水平的重要抓手。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排头兵和先手棋,沿边地区加快开发开放迫在眉睫。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加快沿边开放步伐,允许沿边重点口岸、边境城市、经济合作区在人员往来、加工物流、旅游等方面实行特殊方式和政策”。2018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加大西部、内陆和沿边开放力度,提高边境跨境经济合作区发展水平,拓展开放合作新空间”。在此背景下,本研究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为研究对象,探讨边境县参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特别是农业领域国际交流与合作的主要路径,为推动沿边地区农业合作提供借鉴与参考。 

  1  边境地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相关研究 

  边境是与沿边国家联系较为紧密的矛盾复杂的空间行为体,凭借自身独特的地理位置正成为撬动“一带一路”战略、向沿线国家接触与沟通的重要窗口和战略支点。其中,沿边地区和口岸是学者们研究的重点。沿边地区在经济发展方面拥有其自身特殊性,西部及西南沿边省区(新疆、云南、广西、内蒙古、甘肃、西藏)的开放主要表现为进出口贸易、边境贸易、服务贸易、多元化合作机制、跨境经济合作区等形式,但往往存在边贸规模小、缺少工业基础支撑、双边金融开放与金融服务难以满足需求等问题。 

  口岸是沿边地区对外开放的门户,基础设施建设、边境贸易、物流及边境地区城镇化等都离不开口岸的发展。从全国来看,口岸发展仍面临一系列困难与挑战。何敏等对广西、云南口岸研究发现,口岸发展面临基础设施联通效率较低、通关便利化程度不高、工业基础支撑能力弱、资金融通亟待提高等问题。还有学者以吉木乃口岸、霍尔果斯口岸、满洲里口岸、二连浩特口岸、珠恩噶达布其口岸等为典型案例,研究口岸境外投资、口岸贸易及沿边口岸与城市经济的关系等。 

  总体而言,现有研究多侧重于从宏观视角分析“一带一路”背景下边境地区或口岸发展的特点与问题,较少从产业领域特别是农业领域探讨边境地区深度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思路与对策。边境地区作为发展较落后的区域,农业在其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如何用好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升其农业产业竞争力,对于推动边境地区农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2  边境县参与“一带一路”农业合作的特点与形势 

  2.1  选择吉木乃县作为典型案例的考虑 

  中亚地区历来是古丝绸之路必经之地,也是我国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的发起地,是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区域。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与俄蒙、中亚、南亚等区域接壤,拥有32个边境县(市)、17个开放口岸(包括2个空运口岸、15个陆路口岸,其中吉木乃口岸属于陆路口岸),是接壤国家最多、对外口岸最多的地区。吉木乃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北通道的关键节点,是国家“十纵十横”综合运输大通道中“西北北部运输通道”的建设节点。农业对外开放合作试验区是农业农村部2017年推动的首批农业对外合作“两区”建设试点之一,首批遴选出10个农业对外开放合作试验区,吉木乃农业对外开放合作试验区入选,是面向中亚及俄蒙地区的唯一一个国家级农业对外开放合作试验区,开展农业对外合作面临重要发展机遇。此外,吉木乃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少数民族边境县,加强农业对外合作有助于推动其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民族团结,维护社会稳定。 

  2.2  吉木乃县开展农业合作的产业基础与优势 

  2.2.1  外向型农业基础好,绿色农业特色鲜明 

  吉木乃县在发展传统种养殖业的基础上,紧抓对哈萨克斯坦“三日免签游”的政策,大力发展外向型特色农业。一是推进农业标准化生产。坚持“高端、优质、高效、绿色”发展方向,建立有机小麦标准化种植基地666.7 hm2,发展高效种植业,粮食种植面积稳定在4666.7 hm2,优化小麦品种结构,推广新春39号等良种小麦种植,并按照欧盟农产品有机认证标准完成“吉木乃县有机小麦标准种植规程”和有机小麦认证。二是农产品品牌建设成效显著。自2012年全面启动农产品“三品一标”认证体系建设以来,吉木乃拥有31类“沙吾尔”商标、29类“萨吾尔”商标。辣椒、黄瓜、打瓜籽、玉米、油葵等5种农产品获无公害农产品认证,萨吾尔阿勒泰羊、哈萨克牛通过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认证,15万只羊、1.5万头牛通过有机产品认证。三是农产品质量监管体系建设完善。2016年,吉木乃县成为新疆自治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县,县农产品质量安全检验检测站在全区率先通过国家实验室“双认证”。 

  2.2.2  借天时地利人和,农业合作优势显现 

  区位优势——面向西北开放的重要通道。吉木乃县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西南部,吉木乃口岸是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边境口岸,又处在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四国的接壤地带,是中国唯一连接中哈俄蒙四国间最便捷的国际贸易通道,也是我国西北部距离俄罗斯最近的正常开关口岸,在推动中国内地与中亚、西亚及欧洲开展农业合作与交流,实现“内引外联、东联西出、西来东去”中具有重要地位。 

  生态优势——多产双向融合的重要基础。吉木乃位于中国西北边陲,净空、净水、净土优势明显,土地光热资源充足,日照时间长,唯一水源地木斯岛冰山水质优良。吉木乃县高度重视生态保护,有机生态农产品广受周边国家认可,良好的生态环境成为其与周边国家农业开发合作的基础,以休闲观光农业为基础,全面带动经贸、旅游、科技等多领域的广泛合作。2016年第五届中国亚欧博览会上,吉木乃县在绿色有机农业产业、商贸物流项目中的签约额达2.29亿元。 

  开放优势——农业对外合作的重要支撑。吉木乃口岸是国家一类陆路口岸,为双边常年开放口岸,是中国通往中亚和欧洲的重要国际贸易通道。吉木乃口岸开放政策不断完善,目前是冰鲜水产品(新疆唯一一个国家指定进口冰鲜水产品陆路口岸)、粮食、肉类进口指定口岸,吉木乃县进境活畜隔离场已获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20183月,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的出入境检验检疫管理职责和队伍划入海关总署)批复,正在推进构建新疆进口饲草料产业体系。此外,吉木乃口岸是新疆第二个对哈萨克斯坦公民实施“三日免签”政策的陆路口岸,为推动农产品贸易、人员交流等方面提供了重要支撑。 

  人文优势——多双边合作交流的重要纽带。吉木乃县民族构成丰富,哈萨克族占全县总人口的64.02%,此外还有满族、俄罗斯族等20多个少数民族,与周边接壤的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等的宗教习俗相近、民族相亲、语言相通,民间交流密切,民间合作基础良好。中哈边民互市贸易较为活跃且贸易规模不断扩大,入境旅游人数逐年增加,2016年达到4.38万人次,吉木乃成为新疆与周边国家跨境人文交流的重要城镇。 

  2.3  吉木乃县农业对外合作的现状与特点 

  一是农产品贸易较为活跃,以出口贸易为主。依托口岸开放政策,吉木乃口岸农产品贸易逐步活跃。据统计,2014年吉木乃口岸农产品累计出口贸易额为1 100余万美元,约占新疆农产品出口贸易总额的12%2016年,吉木乃县农产品出口保持增长,主要是出口葵花籽、葵花籽仁、葵花油、蜂蜜、面粉、小麦粉等产品,共计出口269.68 t,价值30.7万美元,以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为重点贸易对象。农产品进口主要以冷水鱼为主,新疆90%以上的冷水鱼进口经过吉木乃口岸,2015年共进口冷水鱼1071.9 t,进口额153.6万元。 

  二是农业对外投资刚刚起步,哈萨克斯塔为主要投资对象。目前,吉木乃县开展农业对外合作的企业约为22家,经营业务涉及果蔬保鲜出口、仓储物流、小麦来料加工、农作物境外种植回运加工、冷水鱼进口与境外养殖、农业灌溉设备制造等。其中,15家企业的主营业务集中在粮食蔬果进出口与初级加工等方面;4家企业开展淡水鱼进口与加工业务;3家企业开展畜牧进出口与养殖加工业务。农业“走出去”企业主要在哈萨克斯坦,少数在俄罗斯和蒙古国。吉木乃对哈萨克斯坦的投资以土地租赁为主,主要从事粮食与饲料种植。 

  三是农业国际交流环境不断优化,合作平台日益完善。在2000年开始的“中俄哈蒙阿尔泰区域科技合作与经济发展国际研讨会”基础上,环阿尔泰山的国家和地区逐步达成合作共识,提出构建环阿尔泰山次区域经济圈,以阿尔泰区域为核心,由中国的新疆、俄罗斯的西西伯利亚地区、哈萨克斯坦东部以及蒙古国西部共十二省区组成,具体为:吉木乃所在的阿勒泰地区,俄罗斯联邦阿尔泰共和国、阿尔泰边疆区、图瓦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东哈萨克斯坦州、卡拉干达州、阿拉木图市,蒙古国科布多省、巴彦乌列盖省、乌布苏省、扎布汗省、戈壁阿勒泰省等地,主要开展多双边的科技、人文和经贸等合作。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倡议下,经贸合作从举办商品展洽会、招商推介会、境外考察等逐步走向重点产业深化合作,涉及农业综合开发、天然气进口、渔业开发、跨境旅游、人才交流等领域,并建立了一系列合作机制,合作前景广阔。 

  2.4  吉木乃县农业对外合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是经济基础弱、体量小,生态环境承载能力较弱。经济基础与环境承载能力的不足是吉木乃县开展农业对外合作面临的主要现实挑战。吉木乃作为重点贫困县,经济基础薄弱,95%的财政支出靠上级支持,经济体量较小,产业结构层次较低。此外,吉木乃水资源严重匮乏,是新疆地表水资源最少的干旱贫水县。在冰川保护形成的生态红线高压下,当地实施以水定地轮差耕种、减少放牧等政策,限制了种养殖产业的发展。 

  二是农业对外开放合作起步较晚,走出去主体实力较弱。吉木乃县农业对外开放合作模式处于探索阶段,“走出去”企业总体实力不强,主要从事农业种植,易受东道国政局波动和土地等相关政策变动的影响,抗风险能力有限,国际竞争力水平有待提高。 

  3  边境县参与“一带一路”农业合作的发展思路 

  3.1  立足开放优势,练好内功、善借外力 

  与其他内陆地区相比,边境县参与农业合作的区位与开放优势更明显,但也因自身发展相对落后而导致产业基础相对薄弱。在“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深度参与农业合作,首先要练好内功,明确产业发展定位,做强主导产业,培育自身核心竞争力。同时也要认识到,单个县的农业资源与发展空间有限,特别是生态环境脆弱的地区,大规模发展农业种养殖的可行性不高,因此要善于借用外部资源,在周边国家相近地区积极开展农业合作,建立境外种养殖基地,为境内农业产业发展提供原料保障。 

  3.2  聚焦政策创设,优化环境、筑巢引凤 

  边境县从通道经济向口岸经济转型升级,离不开政策引导与服务配套。对于吉木乃县而言,可依托边境经济合作区、口岸等政策优势,积极争取尽快开通农产品快速通关“绿色通道”,申请中药材进口通关口岸,深入推进吉木乃综合保税区建设,配套升级口岸相关政策,探索和完善财政、金融、保险等多方式、多途径创新政策体系,优化农业投资环境,打造政策高地,吸引企业、科研机构、双创人才落户吉木乃,从而发挥边境县的虹吸效应。 

  3.3  健全合作机制,上下联动、多措并举 

  建立部省市县四级联动工作机制,畅通沟通联系渠道,为边境县开展农业合作提供组织保障。以吉木乃县为例,县级层面可由政府牵头成立农业合作联席会议制度,统筹县级各部门力量,明确责任分工,集中解决、重点协调农业合作过程中涉及的项目申请、招商引资、资金扶持、项目落地、工程建设等问题。积极与阿勒泰地区、新疆自治区定期或不定期召开对接会议,集中交流解决发展中面临的困难。与农业农村部农业对外合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建立沟通机制,及时反馈建设情况,并掌握农业对外合作顶层设计相关政策。 

  4  吉木乃县参与一带一路农业合作路径及前景 

  基于上述发展思路,以开放促开发,以开发促发展,进一步明确吉木乃农业对外合作的发展路径,紧抓边境生态优势,提升产业价值链,统筹利用境内外资源能力,打造“高端、精品”特色农产品符号;紧抓边疆开放优势,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农业科技与人才交流合作,搭建西北地区联通中亚的国际交流平台。 

  4.1  明确发展定位,实现通道经济向口岸经济转型 

  加强顶层设计,立足吉木乃县区位、生态、开放与人文优势,以农业对外合作为突破口错位发展,打造吉木乃县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北通道农业对外合作的重要节点。紧抓农业对外开放合作试验区试点机遇,加强政策创设,吸引农产品加工业、服务业落地吉木乃,从通道式、过路式贸易向口岸经济转型升级,享受产业链增值收益,探索“开放―开发扶贫模式,推动吉木乃县及阿勒泰地区经济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 

  4.2  做强产业内核,打造特色有机农产品生产基地 

  依托吉木乃县在生态资源、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等方面的优势,建立外向型特色农产品生产基地,推进有机小麦与果蔬标准化、规模化生产,建设活畜进口培育与改良基地。用好两种资源,依托吉木乃口岸粮食、冰鲜水产品、肉类进口指定口岸等政策优惠,从哈萨克斯坦等国进口优质小麦、玉米、油葵、松子、冷水鱼、蜂蜜、苜蓿等有机农产品,同时也可发展及吉木乃县优质农产品,建设有机农产品加工基地,延伸产业链条,培育“优、绿、特、强”吉木乃特色农产品品牌。发挥吉木乃县作为阿里巴巴支持的电商脱贫试点样板县的优势,拓宽产品销售渠道,提升品牌知名度与产品竞争力。 

  4.3  建设境外基地,形成产业集群与“走出去”载体 

  充分利用周边国家和地区农业资源,支持涉农企业抱团出海,鼓励新疆石河子大学、新疆农业科学院等高校与科研单位在境外农业园区建设境外科研试验基地或实验室,集群集聚发展,发挥中国农业科技的比较优势,逐步在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国重点区域建立集品种培育、种植养殖、加工、仓储、物流、贸易等上下游产业于一体的境外农业园区(基地),搭建走出去平台,带动更多企业、科研机构“走出去”。

  4.4  创新合作机制,深化“四国十二方”农业合作 

  推动建立“环阿尔泰山次区域经济圈”农业合作工作机制,加强“四国十二方”多双边互访,了解各方农业发展需求,寻找农业合作诉求点。举办商品推介会、经贸洽谈会、博览会等活动,营造互补性强、整体性好的农业合作环境,加强贸易往来,辐射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加强农业科技展示与合作,围绕旱作节水、作物品种选育、设施农业栽培、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等进行技术交流。加强各方民间交流,推动文化、宗教、跨境旅游等方面的合作,推动各国人民民心相通。 

  (研究所供稿,本文于2019年发表于《农业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