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旧版 English

对外投资
国别政策资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对外投资>国别政策资讯
日本解决三农问题的对策: 以实现农村强、农村美、农村富为目标
发布日期: 2018-09-03 发布单位: 农业农村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 浏览量:
   

      

      1996年中国经济学家温铁军博士提出的三农问题——农业、农村、农民问题,从此三农问题成为一个时髦词汇,用以概括涉及农业发展、农村建设和农民相关问题的权威表述。现今的日本社会,上述三农问题同样广泛存在,比如城市与农村的收入差距问题,与农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农村基础设施的差距问题等。可以认为,解决三农问题是亚洲农业领域共同的课题。本次报告的目的是通过回顾日本解决三农问题的对策轨迹,介绍日本为实现农业强开展的农业结构改革、为建设美丽农村实施的政策与投资、为带动农民致富的销售额提升和六次产业化,探究解决三农问题的条件,希望能获得对中国解决三农问题提供启示。

  一、为实现农业强开展的农业结构改革

      (一)农业总产值增加

      如图1所示,由于大米产量逐年减少,日本近年的农业的总产值总体处于下降状态,直至2011年。但从2015年开始,日本农业产值连续两年实现增长。2016年,随着大米和蔬菜产量增加,农业总产值增加到9.2万亿日元。2016年水田农业经营、设施蔬菜农业、乳畜业的经营收入达到5年内最高水平。   

     

      (二)农业经营者收入增加

  

      (三)农地集中利用率

  

 
   

  

      通常而言,要增收必须扩大农地种植面积,如图2所示,日本整体的农地种植面积虽然在减少,但54%的农地集中在认定农业者(经过认证的农业经营者,译者注)和农业经营集团手中,这种集中经营将作为此后日本农业的主要形态存在,相关机构也被称为农业骨干机构。将土地集中于积极投身于农业的专业农业机构,可以有效提高农地利用效率,增进产出。

       而要成功说服农民同意将农地集中于农业骨干机构, 离不开农地利用优化推进员的积极工作。农地利用优化推进员由政府机构派出,具有较高的公信力。201641日,日本根据新形势需要对1951年《关于农业委员会等的法律》进行重新修订并获得通过。这也对农地集中起到了正面推进作用。应该说,上述政策效果显著。如图3所示,由农户向农地中间机构转贷并由后者负责运营的土地面积由2014年的2.4万公顷增加到2016年的14.2万公顷。   

   

      (四)充分发挥农业行业协会的作用

  基于农业行业的现实,农业行业协会等团体的作用是巨大的。在日日本,有着各种农业团体和协会,在推进业内合作互助、维护农业从业者权益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农业协同组合(农协)。由于各种原因,农协的总体数量在逐步减少(见图4),但是其作用和影响在增强,部分地承担了政府别动队的功能,支援了政府农业政策的优化。

     

  如图5所示, 2015年日本全国的农业总产值为8.8万亿日元,其中农协经营占比56%,达4.9万亿日元,其作用和影响可见一斑。

  

  二、为建设美丽农村的政策与投资

      (一)田地整备

  自古以来,日本的水田和旱田都是根据自然地形和地势开发的,所以大多如照片1的左侧图片一样,呈现出不规则的复杂形状。日本投入庞大的资金,将大量农田整备成规则的形状(如图1的右侧)。经正背后的土地将灌溉用水与污废水分离,在田间铺设直线农地道路,使大型机械能够在田间顺利通行和自如使用,也非常美观。如今,日本的大量田地都属于照片2和照片3中的高效农地和美丽风景。

                  

   

   

  如图6所示,水田整备和劳作时间呈现出明显的负相关关系。根据农林水产省提供的数据,日本的水田整备率从1965年的2.4%提高1995年的35.4%21世纪初达到50%以上, 2016年进一步提高至63.2%2012年之后发展尤快,拥有5公顷以上整备水田的农户数量在2012年增加1.3倍,10公顷以上农户数量增加1.7倍。与此相反,水稻种植的单位劳作时间由每公顷146小时缩减至26小时。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

    

  如图7所示,水田的大区域化,使水稻种植更省力,并节约了经费。

  

  农田整备和日本农业资本的发展也有一定关系。1961年,日本制定了旨在解决农业人口与其他产业人口生活水平差距的基本法。根据基本法,在震后经济增长中采取了所谓选择性增长的措施,包括有利于农业投资的价格、流通和结构性改革措施。因此,如图8所示,从1961年代以来的资本形成过程来看,在大约30年左右的时间里,农业方面的投资非常可观。但在1999年颁布的《粮食、农业和农村基本法》后,从2000年开始,日本农业资本开始不断减少。

  如图9所示,从2000年开始,日本水田总面积逐渐减少,但30a(公顷)面积以上水田整备率在增加,2013年达到63.4%。但是,1.0h(公顷)面积以上的整备率仅为9.0%。这意味着水田越集中,其正被率越高,这也意味着其单位面积劳作时间越少,生产率越高。

  

  2013年的日本稻田整顿状况如图10所示。排水良好的水田(通用田)为107万公顷,占全水田面积(247万公顷)的43.3%

   

  如上所述,日本的美丽农地是投入了巨额资金和人力的结果,美丽的农地讲述了日本的刻在土地上的历史。如照片4所示,1940年代的农事充满了艰辛,但现代农事正向着比较舒适和高科技农事发展。

  

  

     (二)环保型农业政策的应用

  上面我们讲到了土地整备在提高农业生产率中的作用。下面我重点讲述环保型农业政策的应用。

  

       11展示了日本的环保型农业政策的变迁。1992年,日本农林水产省公布了有关农产品特种产品种植的指南。2007年,日本全境开始实行的农地、水、环境保护对策,实施了旨在使化肥及化学合成农药降低5成以上的环境保护措施;2011年创设了旨在防止全球变暖、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环境保全型农业直接支援对策,对相关农业经营活动进行支援,效果良好。

  2014年,建立日本特色直接支付制度2015年开始,旨在促进农业多样性的相关法律等制度付诸实施。在此框架下,开始实行建设美丽农村政策。

  三、   富农为目标的增产战略和农业六次产业化

      (一)缩小农民与其他行业劳动者收入差距

  首先来看具体数据。如表2所示,2012年的贫富差距(农业劳动者和其他行业劳动者家庭收入差距,即农业劳动者家庭收入是其他行业劳动者家庭收入的百分比)是76.4%,到2016年贫富差距缩小至82.2%。说明农民和其他行业劳动者家庭的收入差距正在逐渐缩小。

  

       农民和其他劳动者家庭收入差距缩小的直接原因在于,销量和销售价格的上升促使农民收入增加。图12向我们展示了1990年以来日本农业生产总值和农业生产收入的变化情况,从中可以看出,农业销售量和农民收入在持续上升。这和农产品价格的上升有密切关系。

  (二)产量与价格提升对农民收入变化的影响

  

   此外,根据图13显示,在2016年,日本大米的产量增加,与此同时相对交易价格也有所上升,从而导致农民收入随之增加。

  

  如图14所示,蔬果批发市场的蔬菜交易数量虽然减少了,但由于批发价格的暴涨,收入也增加了。

  

  图15所示,肉类用牛屠宰数量虽然减少,但是由于销售价格上升,农民的收入增加了。

   

  (三)六次产业化带来的收入增加和地方农业经济的活跃

  农业的六次产业化,是为了综合利用区域资源,以第一产业的农林渔业、支柱产业的制造业以及第三产业等多种产业全面、协调发展,创造更高的的附加值为目标。2010123日日本公布了次产业化的法律。如图16所示,2018427日前的综合性事业计划为2352件,多为蔬菜(31.6%)、水果(18.4%)、畜产品(11.7%——的加工销售等。

  

  为了使补助金和农林渔业产业化基金的使用更有效率,如图17所示,日本各都道府县向农林渔等行业派遣六次产业化策划人,推动资源和新产品的开发、加工、销售、基础设施投资和维护等。

   

  如18所示,中央进行了六次产业策划人的派遣。

  如表3所示,伴随着六次产业化,农业生产加工的销售金额逐渐增加。2015年达到1.97万亿日元,另外从业人数也达到了45.9万人。也可以看出,六次产业化的弄作为加工和直销令就业机会增加,收入也增加,并且活跃了地方经济。

   

       

      日本战后经济高速成长的基础上,为协调农业和其他产业之间生产力和从业者生活水平差距为目的,于1961年制定了《农业基本法》,以法案为基础,扩大基于需求的畜产、果树、蔬菜等的生产,在确保均衡农业从业者与其他产业者收入基础上,扩大农业生产规模。但是随着经济快速增长和国际化进程加快,农政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因此日本在1999年制定了《粮食、农业、农村基本法》。

      在此法律基础上,实施各种有效稳定农业生产的政策,发展农业机构,改革农业经济制度,采取了各种具体措施。此后随着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从2007年开始,出台了《新经营收入稳定对策》、《大米政策改革推进对策》以及《农业、水、环境保护对策》三项农政改革政策,直至今日。

      日本为了实现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为目标,实施了各种对策,进行了大量的投资。我相信在解决三农问题方面,今后有必要继续增加农林水产相关预算。

  (亚洲合作处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