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旧版 English

对外投资
国别政策资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对外投资>国别政策资讯
坦桑尼亚农业发展条件与特征
发布日期: 2018-03-28 发布单位: 农业农村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 浏览量:

   

  一、坦桑尼亚农业发展基本条件

  坦桑尼亚位于非洲东部、赤道以南,是东非共同体的成员国,北与肯尼亚和乌干达交界,南与赞比亚、马拉维、莫桑比克接壤,西与卢旺达、布隆迪和刚果(金)为邻,东濒印度洋。境内总体地势西高东低,自东向西分别为呈梯级状分布。东部沿海地区和内陆的部分低地属热带草原气候,西部内陆高原属热带山地气候,而桑给巴尔的20多个岛屿属热带海洋性气候。雨季11月到4月,降雨量为500-1000毫米,旱季的降雨量为200-600毫米。坦桑尼亚总人口4000多万,总面积94万多平方公里,分为7个农业生态区,境内有包括维多利亚湖、坦嘎尼喀湖、尼亚萨湖等湖泊,气候条件适合农业生产。

  二、坦桑尼亚农业发展特征

  (一)发展演化特征

  坦桑尼亚的发展路径与中国的发展轨迹存在很大的重合性,其发展的成效却在不同历史阶段出现较大的差异。坦噶尼喀共和国和桑给巴尔共和国分别于1961年、1963年获得独立,1964年两国组成坦桑尼亚共和国(以下简称“坦桑”)。1967年通过《阿鲁沙宣言》后,坦桑宣布进入社会主义时期,与中国的人民公社运动相似,坦桑的开国总统尼雷尔也动员全国开展了乌贾玛村庄化运动(Ujamaa Social Movement),试图通过采取中央计划模式,建立自己的“政党-国家”体系。不可否认,尽管乌贾玛运动对于提高农民生产的积极性,提高农业生产力,发展农业工业和商业等方面的目标而言是失败了,但该运动对于坦桑建立统一的、超越部落之上的民族国家身份认同、通过定居降低提供健康、教育和供水等社会服务成本,同时以较低成本提供诸如公路、市场、灌溉、服务等农业基础设施条件,从而为农业规模化发展培育了条件,同时在资金极度缺乏的情况下,动员劳动力投入到公共事业等一系列创新上却具有历史性的积极意义。1982年,在IMF和世界银行的倡导下,同时也在中国市场化改革的参照下,坦桑尼亚也开始了市场化改革,进行结构调整。可以说,1982-1998年是坦桑尼亚的市场化转型时期,但与中国不同的是,坦桑尼亚的市场化改革进程并不顺利,20世纪80-90年代可以说是坦桑尼亚“失去的二十年”,各项经济发展指标不增反降,相对于中国的发展水平,差距日趋明显:20世纪70年代,中国人均农业GDP不足100美元(根据2000年不变价格计算),而坦桑同期超过了160美元,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国人均农业GDP已是70年代的2倍,达到200美元,但同期的坦桑却下降至130美元,这个数字到了2000年也才140美元,2007年才达到160美元。坦桑的经济在进入新千年后逐渐好转,实现了高速的增长,从1998年的4.1%增长至2000年的7.4%,自2000年开始,该国GDP年均增长率为7%,高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平均水平。尽管如此,目前坦桑尼亚仍然是IMF和世界银行宣布的重债穷国,根据IMF数据,2014年坦桑尼亚人均GDP位列全球163名,约为1006美元。

  (二)产业结构特征

  坦桑的主要农作物主要分为三类:第一,主要的粮食作物包括玉米、水稻、小麦、木薯、高粱、马铃薯、甜薯、香蕉等;第二,主要传统出口经济作物包括咖啡、棉花、腰果、烟草、茶叶、剑麻等;第三,非传统出口作物包括各类油料作物、豆类、香料、可可和装饰花卉等。坦桑的农业生产目前仍处于传统的低水平上,微弱的产量增长主要靠面积的拓展,而非土地生产率和劳动生产率的提升。与中国相比,坦桑目前的农业生产状况是典型的“低投入、低产出”粗放型经营模式代表,粮食作物的单产水平大概为中国的22%,80%的农户靠自留种,70%多的农户从未使用过化肥,全国灌溉面积占可耕总面积的1.1%,农户农作制度粗放,个别地方甚至还沿用“刀耕火种”的生产方式,机械化水平低,70%的耕作靠锄头、20%靠畜力,10%靠机械,同时,农户还缺乏有效的“最后一公里”的技术指导和投入,农业投入预算占总额的6%,但仍未达到非洲农业综合发展项目(CAADP)规定的10%的目标。

  (三)政策体制特征

  坦桑农业存在二元性,具有大型商业性农业和小农并存的混杂体系,但小农是该国农业生产的主体,小农农业占坦桑已利用耕地面积的80%以上,该国95%的玉米、90%的水稻等是由小农生产的。2013年,坦桑拥有农业人口3500万,农业家庭有670万户,人均农业家庭人口是5.2人,小农耕地面积有0.2-2公顷不等,与之相对应的,大量的小农并无诸如中国历史悠久传承的、精耕细作的农耕文化,广袤的土地也使其能够做出广种薄收、刀耕火种的粗放型耕作模式的选择。再加上政府在良种、机械等方面补贴经费的缺乏和基本农田灌溉设施等公共事业的动员,小农体制也是当前坦桑农业发展进一步提升所面临的重大挑战之一。从土地制度上看,坦桑主要经历了四个阶段的土地沿革,带有深刻的殖民时代、部落时期、村庄化阶段的烙印,政府试图对其进行改革,但进展缓慢,并且不彻底,目前仅有不到一半的村庄完成了土地登记的工作,50%出头的村庄界限得到了确认,这一方面导致传统土地制度和现行土地制度之间产生大量冲突;另一方面,现有土地所有权不明晰也导致小农对于农业生产投入缺乏投资的动力,甚至出现大量抛荒的现象,从而进一步恶化了现有的农业生产力。

  (四)产业组织特征

  坦桑尼亚的主要粮食作物主要专注于生产环节为主,加工、运输、批发、销售等环节较弱,产业链断裂,仍处于价值链的底层,近几年尤其是对于玉米的加工行业备受关注,但仍然缺乏技术和政策上的支撑;而类似咖啡、剑麻等经济作物,主要以出口国际市场为主,但价值较高的环节仍然由商人所控制,小农户缺乏谈判和获利的能力和机制,且在国际市场价格波动时,往往又成为风险的承担者。总体而言,不管是主粮,还是经济作物,坦桑的农业产业链分散、水平低下,种植户、商贩、加工厂、零售商、消费者之间的联结机制还存在很多障碍,导致单产低、品质差、利润少。纵观其农业产业链发展的限制因素,首先是作为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其农业发展,尤其是玉米、水稻等粮食作物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维持生计,还远没有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对待;其次是产品种植、加工本身,耕作技术落后、种子单一、投入少,导致产量低下、品质差;还有基础设施差,融资难,技术支持服务不足,市场发育不足,土地管理、税费等政策亟待改革,腐败,贸易限制等等,也都不利于产业链发展。